设为首页    收藏本站
首页 > 头条新闻 > 正文

田迎人抽象油画之《丝巾》 作者 彭 俐
2019-04-12 09:15:08   来源:中国华侨传媒网   

本报讯 记者 金相律 摄影报道

田迎人抽象油画之《丝巾》
作者 彭 俐


 
 本报讯 记者/ 金相律 摄影报道;  如果不是看到有一个长方形的画框镶嵌,我差点就把这条美丽的丝巾扯下来带走。我喜欢这条丝巾软绵绵的质感,也喜欢它的三种颜色搭配——浅蓝色、藕荷色和深浅适中的玫瑰红,更喜欢每一寸布料、甚至每一个褶皱间所散发的高贵气质。当我从对丝织品的特殊癖好和一种强烈的购物欲中清醒过来时,才猛然发现我给弄错了。这可不是在一家沿街的丝绸商铺,也不是在哪一爿女性服饰的专卖店。而站在我面前的,也绝不是什么江南丝绸行的女销售,或女老板。对不起,我的眼拙,全让我闹出误会来。这位,身材高条和这方丝巾一样显露出优雅和尊贵的,可是一位地道的女画家。特别需要强调的是,她可是一位女油画家,名叫田迎人。女油画家虽然带一个“油”字,却绝不会给人油腻的感觉,反倒和白帆布(画布)的淳朴相像,也与颜色刀与画铲的锋芒外露十分搭调儿。简言之,田迎人是当今中国最棒的女油画家。而这条足以乱真的丝巾,不,这一幅抽象油画《丝巾》,就是田画家的新作。
 
    画家田迎人喜欢戴围巾,这一点和许多其他女士一样。无须更多装饰,只要女人脖子上戴一条围巾,尤其是丝巾,整个世界就马上变得柔软、妩媚起来,街道两旁的鲜花愈加鲜艳,夕阳的色彩也更加艳丽,远山犹如蒙上一条彩绸,好像湖水中也飘舞着绸缎……因此,女画家在画她的抽象画时,也就下意识地涂抹出一条三色围巾——丝巾来。这恐怕是任何一位男性画家所难以做到的事情。即便你规定一个题目《丝巾》,让一个男画家来画,他可以画得十分逼真,却不会画出他对这条丝巾的依恋,也不会画出——这是他眼睛里和脖子上的挚爱。换句话说,他绝对画不出——因这条美丽丝巾的美丽诱惑,他的脖子感觉到痒痒的那种感觉……我大概说明白了吧?
 
    看吧,田画家的抽象油画《丝巾》,尽管是一幅抽象画,却比任何一幅写实画还具有杀伤力。它让女人看了就想打听——这是哪里出产的真丝面料,又在哪里染色,是哪一位设计师提供的最新图案,到哪一个商店能够买到……就像我一开始懵懂好一阵一样……真是呢,如此赏心悦目的款式与颜色,为什么不直接交给服装制作厂家,拿去生产热门畅销的丝织品呢?!算了,还是让我们回到艺术世界中来,毕竟绘画是视觉艺术,而田画家的调色和着色能力又让人感到不可思议。我在想,是什么样的理由让我凝视这幅画,以至目光完全被它所吸附,而且陷得深深,久久不错一下眼珠儿?
 
    一个惊奇的发现是,画家在主要的三种颜色的三个色块之间,非常巧妙地设置了一个使人浑然不觉的“隔离带”。那就是似隐似现、若有若无的黑颜色的“沟壑”。而更为绝妙的是,她让这种起到“隔离带”作用的“沟壑”,也同时成为画面整体颜色布局的一个重要“角色”,尽管难称“主角”,却是第一“配角”!因为这个关键“配角”的存在,让我们的眼睛有了片刻喘息,不至于被三种鲜艳的颜色——浅蓝、藕荷和玫瑰红搞得精疲力尽,而三种主要颜色也因此而更加突显其光彩和艳丽。你还会发现,为了使整个画面更具视觉冲击力,画家没有平均“布光”,而是采用类似舞台照明的“主光线”与“辅助光”两者搭配、衬托的方法。相比之下,她让左上角的浅蓝色明亮一些,也让右下角的一小片玫瑰红明亮一些,甚至由玫瑰红变成了橘红,而其他部分的颜色则有细微的明暗差异,但过渡得并不生硬。不难看出,一个画家对于光与色的运用,就如同一个作家对于词句的使用一样,是非常有讲究的……
 
——还是那个想法,我真想从画框里揪出这条丝巾带回家!


 
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画家金贞娥作品“路、光、结”画展将在首尔艺术殿堂举行
下一篇:彭俐 画家田迎人抽象画两幅之印象

分享到: 收藏